◈ 第9章

第10章

「本次直播結束。」

「本次直播收益結算:102兩黃金。」

「無其他收益。」

「快遞運輸費用以及其他消耗費用已經扣除。」

「您的收益為:97兩黃金。」

「請儘快結清貨款,準備三日後直播。」

陳默直接在賓館直播的。

直播完了之後,收拾了一下在桌子各處的黃金。

小十斤黃金啊!

一斤是500g,一g是450塊錢!

陳默連夜打飛的回到自己的家鄉。

聯繫表叔準備出手。

銀行。

大客戶專用通道。

表叔正喝着茶水和大客戶聊天呢。

電話嘟嘟嘟嘟響起來了。

大客戶人家也知趣,說道:「你先接電話。」

表叔低頭一看,陳默!

上次這個小表侄好像是搞電商發了一筆。

還說和自己搞什麼大客戶…

這大客戶的權限能隨便搞嘛…這玩意得存款五十萬以上呢…

「表叔!十斤黃金!」

「你先準備好錢,我還有半個小時到你那!」

表叔嚇得差點跳起來。

「什麼玩意!」

他看了一眼邊上的大客戶,壓低聲音說道。

「小默啊,你可別幹什麼違法的事情啊。」

「黃金這個事情,說嚴重也嚴重。」

「說簡單倒也不難。」

「一會你跟我去警局自首吧!」

「我在外邊給你活動活動,爭取讓你兩年套三年緩刑。」

「咱這個東西可不興碰的啊!最近查的多嚴啊!」

坐在的士上的陳默:「…..」

「????」

「不是,表叔,我這是電商!」

「我正宗賣出去的貨。」

「我特么提貨單都在呢!」

「我賣的零食,咱們國家這小零食在國外很有銷路的。」

「人家國外大客戶不喜歡走國際轉賬,直接走的現金。」

「你知道的吧,傳統貴族。」

「人家用的金幣,gold!人家不用紙幣。」

「紙幣和轉錢掉份你知道吧!」

表叔將信將疑,「那你這錢過海關的時候,交稅了?」

陳默說:「交了,肯定交了!合理合法的!」

「而且是在咱國內交易的,那什麼盈利稅增值稅,我都進貨的時候就交了。」

「就剩那個勞務所得個人所得稅嘛,我年後就補上。」

表叔還是放心不下,「那你先過來吧,我先查查你徵信。」

「你把身份證號發我,我讓我稅務的同學幫你查一下。」

陳默把身份證號發過去。

等到了銀行的時候,表叔也直接出來了。

大客戶也還沒走。

表叔給介紹,「這位是糾正葯業的葯代,李先生。」

「今天來辦大額轉存業務,額度比較大,所以需要一些時間。」

表叔給李先生介紹:「李哥,這是我表侄子,我堂姐的孩子。」

「最近乾電商發了點小財,手頭有個幾百萬。」

「有什麼發財的路子,可以帶着他干。」

李先生本來不太想要搭理陳默,本着表叔的臉就是和陳默點個頭認識一下就算。

一聽手頭有幾百萬。

李先生感興趣了,「哎喲!年輕有為啊,先加個微信再說!」

坐下之後,表叔給陳默處理他帶來的十斤黃金。

系統給整的西一塊東一塊,兩個大金塊兩個小金塊。

表叔給稱重回收去了。

李先生和陳默拉呱,「陳先生是做什麼工作的?」

陳默說:「也是跑銷售,不過我不在國內跑。」

「我主要面向國外的一些大客戶。」

李先生眼睛一亮,「啊哦喲!那咱們職業性質差不多的唉!」

「兄弟主要跑那邊的?我前兩天剛去跑了東南亞那邊。」

「哎呀,那邊的人也是少藥品啊,但是人家仿製葯多,還便宜。」

「有需求的也是買仿製的,不買我們這邊同效果的正品。」

「他們的國家政策還一天三變,哎呀,不好賣的啊。」

陳默說:「我這邊主要面向一些有錢人。」

「而且我走的是電商空運海運渠道,本人其實是不用出國的。」

李先生說:「哎喲,所以兄弟你其實是通過一些認識的一些…」

「國外很有影響力的朋友。」

「去把自家的貨給賣出去的是吧。」

「兄弟主要賣什麼貨品啊?」

陳默說:「百貨雜物吧,零食啊汽水啊刀劍啊之類的。」

不等李先生說話。

陳默先說了,「其實我也想出售一些藥品。」

「因為一些咱們這邊獨有的東西。」

「比如白葯,膏藥,中藥等等,在國外也很受推崇。」

「而且咱們這個藥品畢竟是有補貼,哪怕是阿莫西林啊感冒清啊之類的東西。」

「在那些地方也十分受歡迎。」

「李哥是糾正葯業的葯代,不知道能提供多少種藥品。」

「我到時候和公司商量商量。」

「看看能不能走公司的渠道,把藥品帶出去。」

李哥說:「哎呀哎呀,這個好辦的,我把清單發給你。」

他在微信上發給陳默一個文檔。

陳默打開一看。

糾正葯業不愧是當前的藥品銷售大戶,尋常的各種保健中成藥。

例如六味地黃丸,五子衍宗丸,疏肝健脾丸,柏子養心丸,疏肝益陽膠囊等等。

這些都是應有盡有。

西藥也是敞開了提供。

目前糾正葯業已經獲得了很多葯企的批准,可以貼牌生產例如萬艾可,阿莫西林,快客等等otc藥物。

李哥說:「非處方葯,隨便買隨便賣。」

「處方葯,一個是限制購買單位,一個是限制了用品用量。」

「必須得有一定的醫療資質才能購買。」

陳默皺眉,「我這個是個電商,去哪搞醫療資質去。」

「這個東西還需要有多少證書多少個醫生才可以吧。」

李哥小聲說:「最近查得嚴,得先問問兄弟這渠道硬不硬。」

「硬的話,咱就走外貿渠道,我這邊負責給打通關係。」

「但是兄弟,你這邊得給我一個數,就是每年保底銷售多少。」

陳默摸着下巴,「每年多少我不好說。」

「我只能說我剛和一個刀劍廠的老闆,簽訂了一個一百萬的單子。」

李哥琢磨了一下,「我試一試吧,要是能成,我給你發消息。」

陳默點頭。

不一會,表叔回來了。

「聊得挺好哈。」

「小默,你那個大客戶權限給你開了,一天限額改成了五十萬。」

「五十萬之內的轉賬隨便,五十萬之後需要來櫃檯辦。」

「給你的卡和身份證。」

陳默笑着接過,「好來表叔,回頭請你喝茅子!」

「行!過兩天回家祭祖,等着你的茅子了!」

表叔的爺爺是陳默的外祖父。

關係說遠也遠,說近也近,反正上墳是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