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張三丰上麥的時候還有些愣神。

「上麥?」

「你好啊,張宗師。」

張三丰指了指自己,「是指我嗎?」

他聽到了直播間中竟然傳出來了自己的聲音!

「是指我嗎?」

陳默把迴音消除打開,點頭,「沒錯,張宗師,要不要來一包大刀肉?」

「保證嘎嘎好吃!」

「只需要三塊九毛九!」

張三丰有些遲疑問道:「三塊九毛九?作價幾何?」

「是以銅錢計,還是鐵錢?亦或者寶鈔?」

元末明初,幣值亂的一塌糊塗。

陳默也想不出來很好的法子,想了想現在的金價。

但不清楚系統的算法。

所以說道:「要不您先拿點錢,我收到錢之後算算。」

張三丰對於這個奇怪的說法感到納悶。

但好在一把年紀了,老人家算數也不賴。

直接拿出一小塊碎金子。

「就算這一塊吧,能買多少算多少。」

張三丰剛說完,就看到手中的金子嗖的一下消失了!

消失的速度令張三丰和宋遠橋再是一驚。

憑空消失!

沒有看到任何人來拿!

陳默那邊顯示「交易完成!」

「交易資金:二兩金子。」

「交易商品:價值二兩金子的相應隨機貨架商品。」

「二兩金子折算中…」

「根據系統折算,二兩金子價值為:14000元。」

「正在隨機抽取貨架商品:大刀肉小馬酥豆腐乾瓜子魷魚絲牛肉乾雞蛋仔鳳爪棒棒糖果凍薯片麵筋餅乾豌豆黃爆米花….」

「打包成功。」

「已經發貨。」

「快遞收取貨物價值5%,已經從貨款中扣除。」

「您的抽成傭金,是您與供貨商結算後的餘款。」

「請注意您的上架價格,如果上架價格低於供貨價格。」

「缺失的部分也由您個人補足。」

「交易達成,您的營業額已經達到14000元,請再接再厲。」

二兩黃金一萬多才?

難道是按照當時的購買力計算的?

這幾年黃金可是漲價漲的飛起。

二兩黃金都要接近五萬塊了。

Duang!

陳默這邊剛結算完。

就看到張三丰兩人面前突兀的出現了十幾個大箱子!

就是快遞用的那種紙箱。

只不過箱子上沒有快遞單。

只有紙箱加上透明膠帶。

張三丰和宋遠橋驚呆了。

宋遠橋起身,「師父,我先來探一探究竟!」

張三丰拉開宋遠橋,「武林中能傷到我的還沒有呢!」

話是這麼說。

可武林中誰能有這種手段?

憑空出現十幾個大箱子?

張三丰直接用內力擊碎一個箱子殼,裡邊的零食嘩啦啦散落一地。

陳默無奈,他說道:「張宗師,這些都是零食。」

「現在這些都包着包裝袋,包裝袋上面有鋸齒條。」

「撕開鋸齒條就能吃了。」

「不過以後還是不要這麼暴力拆封了。」

「很容易破壞包裝袋,這樣漏氣了的話,保質期會短很多。」

陳默的話張三丰能聽懂。

所以他半信半疑的撕開一包地瓜干。

「這是何物?好像是地瓜干…」

陳默:「那就是地瓜干….」

張三丰撕開之後先是聞了聞,「嘶…很是香甜!」

他淡定的嘗了嘗。

宋遠橋急忙攔住,「師傅!萬一是毒藥!」

張三丰說:「我到了這一把年紀,早就已經無聊透頂。」

「如果不是武當還在,我早就嘗試升仙了。」

「現如今仙人手段就在我面前。」

「我是一定要看一看這是什麼東西的。」

「我不信仙人廢了這麼大手段,是要置我於死地。」

「也肯定不是為了區區二兩黃金和我這武當的家業。」

「有這等手段,天下什麼得不到!」

「這隻能是我張三丰的仙緣!」

張三丰一口咬進嘴裏。

面色大變!

宋遠橋猛地拔劍指向面前光幕,「你做了什麼!這是什麼東西!」

陳默也嚇壞了。

我靠,張宗師你在幹什麼啊!

你這面色是怎麼回事?

只見張三丰面容扭曲,但還是伸出手止住了宋遠橋的動作。

他不停地咀嚼咀嚼。

最後在宋遠橋的但心中一口咽下。

張三丰長呼出一口氣。

「竟然…如此香甜可口!這裏面加了大量的糖!」

「還得是精細的白棉糖!」

陳默拿起手邊一包地瓜干看了一眼,「白砂糖,阿斯巴甜,安賽蜜…」

好傢夥,真糖代糖一起上,沒給甜齁死。

阿斯巴甜和安賽蜜這玩意,雖然是代糖。

但甜度是正常白砂糖和蜜糖的幾十倍。

看配料表,這倆玩意加的還不少。

不過白砂糖佔比也挺多。

加起來真就是特別特別甜…

張三丰看着滿地的甜品,頓時瞭然,「這哪是零食啊…這是黃金啊!」

「這是黃金啊!」

「自此之後武當再也不用為金銀髮愁了!」

陳默愣住了。

「張宗師這是什麼意思?」

張三丰對着陳默感謝道:「多謝仙人送來這些…「

「零食。」陳默說道。

張三丰點頭,說道:

「仙人不知,雖然現在正逢亂世,但糖反而比和平時更為貴重。」

「武林中人發覺,若是體力用盡,吃糖能比吃其他東西更快恢復體力。」

「只不過糖本就貴重,那種紅糖蜜糖,就價比白銀,更不要說更為精細的白糖,可謂是一兩糖霜一兩金。」

「武林中人大多隨身攜帶飴糖,不過即便是飴糖,也不是尋常人能用得起。」

「這地瓜干,若是用糖霜腌制而成,僅此一包,便可價值一兩黃金。」

張三丰看着滿地的零食。

這裡是起碼上千包上萬包!

陳默來了興趣,「這東西,你們願意賣就賣,不願意賣,我這裡還有的是。」

「發給小朋友們吃就行。」

頓了頓,陳默問道:「你們那邊的武功秘籍賣嗎?」

這可是倚天屠龍啊!

什麼乾坤大挪移,什麼九陽真經九陰真經。

額…還有葵花寶典辟邪劍譜,這個時候應該也有了….

哪怕是隨便練一個大流的武功秘籍。

要是能修鍊出來內力。

也是大賺特賺啊!

張三丰說:「若是次一些的武功秘籍心法,只需要紋銀百兩即可。」

「即便是我的武當內功,輕功縱雲梯,武當劍法,擒拿以及太極,這些功法。」

「若是按照市麵價格衡量,也不過是黃金千兩左右。」

張三丰沒說的是。

這是市價,但這種功法,往往有價無市。

朝廷有一段時間甚至拿出萬兩黃金,也不過才收集了區區幾種次一等的功法。

誰會把自家的不傳之秘挂號賣出?

那可真是神級敗家子了。

陳默在那邊計算。

一兩黃金在當時是一萬多的購買力。

這樣算來,最高等的武功秘籍也才區區…

一千四百萬元。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