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出租屋。

燈光下。

兩個高達40w的大燈照着電腦桌和桌前的一個年輕人。

年輕人手中拿着一包牛肉粒。

「兄弟們,榛果牛肉粒昂。」

「不要七十九塊九,也不要九塊九!」

「只要三塊九毛九!」

「一個花西子的價格,可以買二十包!」

「來自大草原的真牛肉粒。」

「哥們給你吃一粒,嘎嘎脆!嘎嘎香!」

陳默衝著攝像頭一頓輸出。

可惜彈幕卻是寥寥。

「主播,別的主播都是兩塊九毛九。」

「你賣三塊九毛九?」

「當兄弟們冤大頭??」

陳默有口難言。

那特么大主播和小主播能一樣嗎….

拿單價格,吃的回扣。

那都不一樣。

人家大主播能給人品牌賦值。

一說就是什麼什麼甄選。

什麼什麼精挑細選。

給你講亂七八糟的故事,又是什麼北極的魚又是什麼南極的熊。

再打個助農的名號。

別說是拿貨價比他低,就算是比他高。

賣的也能比他高啊。

賣三百九十九,都有粉絲說人家實惠。

寥寥幾個粉絲還有勸的。

「哥們咱找個廠子上班去吧。」

「直播帶貨不是誰都能帶的。」

「要不然咱去東北方向那個國家去修修臉。」

「再去南邊修一修性別。」

「那樣的話沒準還有個機會。」

「我靠…王剛?確實…我就喜歡王剛。」

「你別說,你還真別說!」

陳默頗為無語。

感覺再聊下去,自己的直播間就要被封了…

過了一會,直播間一個活人都沒有了。

陳默也就停了下來。

算了。

注意進廠時機….

「叮叮。」

「萬界直播系統綁定。」

「歡迎帶貨直播陳默進入直播間!」

「目前貨架上的商品有:榛果牛肉粒,好味多果凍,三無手撕辣條,三無滷蛋…「

「可日可樂,雷碧…」

都是陳默帶貨商城裏面的東西。

陳默忽然明了。

我靠!

有系統!

往右邊一看,帶的貨還是原本那些。

現在抖音都興無貨源帶貨直播。

就是從1699直接拉一個鏈接過來,然後拿個樣品。

只要有人下單,就直接由工廠一件代發。

根本不用大規模採購。

陳默採用的也是這種方式。

因為一開始沒有人看。

所以陳默只是上架了一些小零食之類的東西。

這些零食的出產廠家大多是村頭小工廠,一個機器帶着村裡幾口人就開乾的那種。

說有認證嗎,人家也是工商局備案的,能加工能售賣。

但是市場上人家消費者…不認識你這個牌子啊!

大家都活的很艱難。

陳默看着系統。

直播界面已經由系統接管。

在進入直播間那邊的粉絲界面,一個人都還沒有。

下面有一行提示。

「正在搜索第一個世界。」

陳默祈禱。

「希望是一個正常點的世界…不然我都不知道對面該用什麼付款…」

「國幣付不了,起碼金銀得有吧…」

叮叮。

「系統提示。」

「已經為您找到第一個世界。」

「營業額達到一百萬,即可開啟下一個世界。」

「營業額結算為國幣,若為該世界特產,則按系統計算方式,折算為國幣。」

「當前世界:倚天屠龍記。」

「您已經獲得熱門推薦!」

「正在為您推薦第一批觀眾!」

….

武當山!

「師父,張師弟和那個魔教妖女已經回來了….」

宋遠橋雙手抱拳,對着盤膝而坐的老者恭敬說道。

這老者慈眉善目,頭髮眉毛鬍子,都是純白無暇,泛着光彩。

與其說是白色,不如說是銀色。

「嗯..回來就好,妖女一詞,不要亂講。」

張三丰睜開眼睛,緩緩說道:「殷素素雖然出身魔教,但畢竟已經與翠山結為夫婦…」

叮咚。

「直播已經開啟!」

「為您推薦熱門直播!」

「當前直播主播為:陳默!」

「是否關注?!」

張三丰和宋遠橋對視一眼。

「你聽到了?」

宋遠橋半信半疑,「師父….這是…」

別看張三丰年紀是最大的。

但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卻是整個武林最高的。

他直接說道:「關注。」

「我倒是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

「竟然功力比我還高!」

「能夠在不讓我發現的前提下傳音給我!」

宋遠橋也直接關注。

很快,兩個面前出現一道光幕。

光幕中正是陳默的直播間。

陳默在系統中一看。

「張三丰,宋遠橋,已經進入直播間。」

陳默心中一個咯噔。

隨後竟然有些寬慰。

「還好是元明時期….即便是沒有國幣,古代的金銀珠寶,放在現在也通用…」

「不過。」

「目前我的貨架上面只有小零食…」

「這幾位愛吃小零食嗎?」

「…」

陳默一時無語。

這兩位,一個都能當他曾爺爺了,一個也是中年。

這一兜子小零食。

給人家吃?

怕不是要被當成毒藥…

不過主播要有主播的基本素養。

有觀眾哪能不動彈。

陳默直接開始了介紹。

「下面這款商品呢,是我們來自嗯…丹陽當地產的一款小零食。」

「丹陽山楂卷,十分的好吃,酸甜口味。」

「老人小孩都十分適宜。」

「一口下去滿滿的小時候的味道。」

「而且呢具有促進腸胃吸收,緩解腸胃不適的好處。」

「三塊九毛九一包,一大包中有十幾小包。」

「拿到學校分給其他的小朋友吃,或者是自己零散着吃,也不用怕破開包裝之後幹掉。」

另一邊。

張三丰和宋遠橋面面相覷。

「這是….千里傳…畫?」

「嘶!」

「何等功力啊!」

張三丰現在千里傳音,都有些勉強。

而且這還不是傳音,是傳畫面,這畫面還是動的!

說明不知道多遠之外,有一個人將適時畫面傳遞給了他們!

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

「用這麼恐怖的手段,就是為了賣這些…山楂卷?」

山楂是中原早就有的東西。

只不過十分酸澀,一般只是用作中藥。

張三丰和宋遠橋將信將疑,不敢動彈。

只是看着陳默在這裡講述。

陳默又拿出了幾種東西,引得張三丰宋遠橋兩人驚疑不定。

「這是大刀肉啊,經典辣塊,吃進去有肉的口感,但卻是豆製品。」

「這一包是豆製品,這一包是面製品。」

「九塊九,我手中這兩樣,一大包!」

陳默還是累了,嘆出一口氣,「哥倆咱買點唄?光看啊!」

張三丰一驚,「這是在和我說話?!」

陳默直接點和張三丰連麥。

「來吧,張宗師,上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