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先拿一百件吧,放到倉庫,我一會自提。」

陳默敲定了方案之後,直接給老闆轉賬三萬五。

之前換金子得來的錢,就這樣全造進去了。

老闆一看三萬五到賬。

頓時喜笑顏開!

這種小作坊,一年流水能有百萬就很不容易。

別看龍泉寶劍這個名字響亮。

但體量哪有這麼大!

市場放在這裡。

手裡有點閑錢的,人家玩高檔的東西。

手頭沒錢的,三百多的寶劍,又捨不得買。

買得起的,中等的,大學生,cospaly,這種。

人家還有更好的適配品。

也就是寶劍愛好者這種,才會買這種不開刃的寶劍回家供着。

不過這位爺要開刃…

開唄。

又不是在國內銷售。

而且現在都什麼時代了。

別說是一千把劍。

就是一萬把,十萬把。

配上十萬個精壯的漢子。

一個連就給鎮壓了。

說不定連重武器都不用出動。

常規武器就安排好了。

「一百吧,開刃開刃!」

老闆嘴上說著開刃犯法。

實際上廠子裡邊還真有開刃用的機器!

陳默一問。

老闆就說:「我們這邊也做菜刀和廚具的嘛。」

「只做這個東西可是不夠銷售的。」

「工廠這麼大一家子人,靠這個早就餓死了。」

「還得是搞一點基本的產業才行。」

說的有道理。

不過一個上午的時間,所謂的手工大師鍛打寶劍,就已經全都開刃。

用錦盒裝飾好,掛上金紅色劍穗,外邊纏繞金色絲線。

哪怕是劍鞘,也是現代工業的合成木,硬度堪比金屬。

「挺好。」

陳默檢查了一下,發現和自己剛才砍木頭用的劍差不多水平。

就全都收下了。

讓老闆派倆人幫忙全都送到酒店。

這玩意肯定是上不了高鐵也上不了飛的的。

陳默只能是在中原這邊玩了兩天。

可算是等到了第二次直播。

「第二次直播時長為3小時。」

「直播效果良好,將會再次增加時長。」

「本次火熱推薦將會再次為你擴大推薦人群!」

「希望您能取得剛好的銷售成績!」

武當山。

「前些日子,師叔回來了。」宋青山在一群三代弟子面前吩咐道。

「還帶回來了一個小師弟。」

「我武當應當發揚親朋友善的精神。」

「好好照顧我們的小師弟。」

「萬萬不可讓小師弟覺得我們武當不近人情。」

「覺得我們堂堂正派,還不如他魔教的那個干叔叔!」

張翠山已經回到山上有一段時間了。

他還帶着殷素素一起回來。

在海外島上的事情,根本瞞不住。

當然,張翠山本人也沒想瞞着。

宋青書雖然沒怎麼見過這個失蹤多年的五師叔。

但是受到父親的熏陶,而且現在還沒被周芷若勾引。

當然還是一心以山門為重。

他自詡為武當三代弟子之首。

加上他爹也確實一直幹着代掌門的活。

武當的三代弟子都很聽他的話。

一群十歲十幾歲的孩子,都還有着從眾意識。

聽到宋青書的話之後,都紛紛點頭。

宋青書說:「山門最近發下許多零食。」

「這些零食都按照門人身份配額。」

「我父親將他的配額讓給了我。」

「我決定拿出這些零食,與張無忌兄弟分享。」

「各位以為怎麼樣?」

其他幾個小孩:「…嗯…要不然先等等。」

「這零食沒準吃了這些就沒有了…先等等吧大師兄!」

宋青山猶豫片刻,還是點了點頭。

「那好吧,那就再等等。」

幾天過去,零食已經在武當山普及。

張三丰和七俠已經清楚地知曉,這所謂的仙家食物。

就是用各種凡間的東西製作而成。

雖然特別好吃,但除了俞六俠失去雙腿對於食物興趣大增之外。

其他幾個人都對於口舌之欲有所限制。

尤其是張三丰。

好吃是好吃,但是終究只是一時樂趣。

而且這玩意,吃多了也會發膩。

十幾箱子,有一箱是張三丰自己幹掉的。

用時是一天之內。

一邊拿着一包辣條,張三丰對着武當七俠說:「這有什麼好吃的。」

「吧唧吧唧…不過是普通的豆卷罷了…吧唧吧唧…」

「即便是腌制方法和香料…咕嘟…還算可以…」

他丟掉塑料袋,又拿一根過來,「也不過如此嘛!」

武當七俠叼着各種各樣的零食,一邊吃一邊點頭稱是。

張無忌跟着他爹來到大殿。

張三丰隨手丟一個泡椒無骨雞爪給殷素素,「嘗一嘗。」

張翠山擔心是毒藥,但看到幾個師兄弟和師父都在吃,也就放下心來。

「應當是某種特殊的草藥,或者是新鮮的食物,好像我小時候做的叫花雞。」

殷素素半信半疑,張無忌瞪大眼睛看着娘親。

他娘親小心翼翼吃了一口,吧唧兩下嘴,眼睛一亮。

三下五除二就把泡椒鳳爪吃了個乾淨,還嗦了嗦空袋子中的湯汁。

「雞爪做成如此,甚是鮮美。」

殷素素稱讚道。

張無忌看的後背上的疼都忘了,直勾勾的看着張三丰手中的辣條。

張三丰招手,「過來,小無忌。」

張翠山把張無忌遞過去,宋遠橋遞給張翠山一包小馬酥。

張翠山說:「無忌還身中冰毒,我心如亂麻,實在是吃不下去。」

張三丰說:「無忌體內的寒毒我可以壓制,起碼能壓制十年。」

「這十年內,只要我沒死,你就無需擔心。」

「況且,若是我猜測不錯,再有幾日,無忌孩兒的毒應該還有轉機。」

張三丰想的是仙人降臨。

要是實在沒轍,就是把武當山上下掏空了,也得和仙人換仙丹,救下張無忌。

俞六俠這腿,就已經讓他困頓了好些時日。

這武當山上,可擔不起第二個殘廢了。

張三丰丟掉塑料包裝,雙手按在張無忌後輩,給張無忌嘴裏塞了一顆硬糖。

剛想喊疼的張無忌緊緊地閉嘴。

竟然是糖!

這要是一喊疼,把糖吐出來,未免太浪費了!

張翠山在一邊焦急等待。

宋遠橋說:「吃一口吧,等着也是等着。」

張翠山心如亂麻,但還是接過來按照提醒撕開包裝。

他沒有多注意,撕開包裝就一股腦倒入嘴裏。

胡亂咀嚼兩下就咽下了。

咽下之後,感受唇齒留香。

張翠山愣了一下,隨後轉頭問宋遠橋,「大師兄,還有嗎?」

宋遠橋笑了,「哈哈哈哈,有有有,有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