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解散了各家貨款之後。

陳默手頭還剩下三萬多。

一萬四的貨款,全換上也純賺三萬。

「三萬塊錢也不能全花來洗腳。」

「關鍵我也沒那個喜好…」

「先買一個好點的電腦。」

「這個電腦就直播用,也不能玩太多遊戲…」

「不對,電腦也不能急着換。」

「萬一之後開世界,我和托尼屎大顆,把賈維斯換過來了呢。」

「用武功秘籍和屎大顆換?還是九轉大還丹?」

「看看下一個世界是什麼吧。」

去吃了一頓海底撈犒勞了一下自己。

陳默開始計划下一次的直播。

「第二次直播還不是明天。」

「還是三天之後。」

「是說隨着我的直播熟練度,不斷縮短間隔。」

「而且我的直播時長有上限,卻沒有下限。」

「累了就不播,這選擇倒也不錯。」

「可現在我想要武林秘籍…我得趕緊播。」

「也不知道兩個世界時間流速是多少。」

「下次我直播,不會是明教小旗朱元璋已經橫掃中原了吧…」

「明教…朱元璋…武林…」

陳默打開貨源地軟件1699,找到一個所謂的龍泉寶劍手工鍛打商家。

陳默:「你好你好?我是一個抖音主播,想要上架你們的商品,一件代發。」

正版龍泉手工鍛打寶劍,「抱歉,我們已經有自己的直播間了。」

「而且我們有高薪聘請的專業主播。」

「暫時不需要其他直播間呢,謝謝您。」

陳默:「我是面向國外銷售的,不爭奪國內市場。」

「而且我這邊保證一個月起售三百+,不抽傭金。」

「你按照你批發標價給我,我在直播間給你標高價,其中差價算是我的傭金。」

龍泉寶劍:「親親….我找我們老闆商量一下。」

中原某地。

機器邦邦聲音不斷。

泛着紅光的鋼鐵在機器大鎚的鍛打下不斷變形。

當!當!當!

千萬噸之力的機器衝壓下來。

高猛碳鋼摻雜稀有金屬,製作的八面漢劍和唐長柄陌刀。

那叫一個威猛霸氣。

出爐之後淬火,湛藍紋路之中,透漏着沉重冰冷。

幾個主播在工廠隔壁的辦公室中賣力的銷售。

「我們的八面漢劍,都是師父手工鍛打而成。」

「經過千萬次的錘擊,劍柄和劍身是完全一體,不存在其他廠家的那種拼接的情況。」

「沒有開刃,十分安全,劍身重達2kg。」

「這一款陌刀更是重達2.5kg,刀身長1米,刀柄長1.2米,拿起來比人都高。」

「十分適合cospaly,而且是通體高猛碳鋼製作,金屬質感拉滿…」

直播角落中打盹的老闆被一條微信叮咚驚醒。

「老闆。」

「聊天截圖,jpg」

老闆睜開眼睛一看,端起來手機,說道:「小李。」

「這不就是抖音商架帶貨嘛。」

「他自己定價格,咱們給供貨。」

「無貨帶貨直播。」

「到時候買單的全是他自己的粉絲,咱們只負責供貨就行了。」

「大不了到時候他自己貼個牌。」

「粉絲買貴了也是為了情懷買的。」

「怪不到咱們頭上。」

「答應了答應了。」

「至於那個三百加五百加的銷售量,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反正咱們按照市價出給他,他轉多少都是他的本事。」

小李回了一句:「老闆,他說他是專供國外的。」

「他要開刃。」

老闆一下子就醒了。

「撒玩意?開刃???」

「不行,叫他滾。」

「我們可是正規廠家。」

小李:「好的。」

陳默那邊看到對方的回復:「親親,不好意思呢,我們不做開刃的兵器呢。」

「這是違法的行為。」

陳默一算,雖然元明時期開刃技術也很好,但總歸是不如機器開刃。

而且高猛碳鋼這個東西猛嗎,那是真的猛,現代工藝千錘萬鍛。

但是用起來容易壞嗎,開刃的時候沒準真能磨壞了。

陳默說:「我這就飛過去,我和你們老闆面談。」

「這一筆買賣,起碼一百萬。」

小李那邊和老闆轉述。

老闆猶豫片刻,決定親自接機。

真是的,不就是開刃嘛…

反正是發往國外…

估計是什麼兵器愛好者群體社團吧。

這年頭還真能有冷兵器打仗的不成。

陳默是真的打飛的來的。

三個小時到了中原。

一下飛起陳默就感慨。

「這中原古戰場勃勃生機萬物競發的樣子,竟在眼前…」

「那…後面詞忘了。」

剛走兩步。

「老鄉!這邊!少林走不走?!」

「嵩山少林學武功嘞!」

「封禪大典!封禪大典!」

「老鄉!五十直奔市區!」

陳默連連擺手,「不中不中,俺約了人了。」

「不中不中。」

在微信上,靠着共享位置和古劍老闆對上了號。

坐在大眾寶萊的副駕上,陳默感慨:「老鄉,你這龍泉古劍,咋是在中原?」

老闆也不在意,「這有啥的,正宗皖南板面,你到了皖南反而吃不着來!」

「那蘭州牛肉,除了蘭州不也到處都是。」

「俺們的牌子就叫正版龍泉手鍛寶劍。」

「又不是說非得在龍泉。」

「那玩意發快遞得好幾天,我這在北邊,發快遞北方一天到。」

「還便宜。」

「俺們這裡可是靠着湯山近,那鍊鋼產值嗷嗷高,成本在這來。」

「那南方的鋼,能和俺們湯山的鋼比?」

世界第三鋼產量,放在國家層面。

湯山市僅次於醜國。

陳默說:「一把三百,不限種類,中不中?」

老闆一邊開車一邊說:「不是俺說,俺兄弟。」

「你要是十吧二十吧的要,你現在啥也別說。」

「你大老遠的來的,俺請你吃一頓正宗板面。」

「俺客客氣氣的給你請回去。」

「你要是一百二百件的要,咱還可以談談。」

陳默說:「起步一千件。」

老闆心裏一突突。

「老鄉,咱不說壞話,你這是乾的哪裡的買賣?」

陳默笑着說:「嗨,人家國外有這種社團。」

「人家就好收藏這個。」

「你鍛打的好一點,鋒利一點,最好是仿古造型。」

「你市價300一件,我按照350去買,多出的50算開刃的錢。」

「中不中?」

老闆和陳默吃了一頓飯。

帶着陳默參觀了一下廠子。

陳默還偷偷的試了試開了刃的鋼刀。

不得不說,現代工藝,這鍛造好的開好了刃淬火的鋼刀。

真是神兵利器。

半米粗細的木頭樁子,一刀下去斜劈,能完全砍斷!

「這放在元明時期,不得是倚天屠龍啊….」

老闆很是得意。

「咱這是現代工藝。」

「放在元明那塊,別說是倚天屠龍這種小說裡邊的。「

「也別說那魚腸莫邪,就算是當時最好的刀劍,實打實的軍用鋼刀。」

「他有鈦合金嗎?他有高碳鋼嗎?更別說那些稀有的金屬了。」

「咱這個到了古代,那就是天賜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