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直播時間已到。」

「您今日直播時限為1個小時。」

「今日直播為試播。」

「之後您的直播時長將會逐漸增加,火熱推薦也將會為你不斷擴大受眾範圍。」

「希望您能夠將直播事業做大做強。」

「是否下播?」

「是/下播。」

陳默眼皮一跳,選了是。

張三丰那邊畫面就斷掉了。

張三丰掐指一算,「果真是神仙手段,我竟然一點都察覺不出來。」

武當畢竟也是道門正統,雖然張三丰本人出自少林,但浪跡中原多年。

最終也是混元一體,創建了武當派。

元朝時候,道家分為正一派和全真派,前者主要靠着畫符煉丹為生。

後者崇尚自然道法,想要金丹飛升。

張三丰雖然和他們不是很熟。

但手頭也有點神神叨叨的算法。

他這樣一算,也沒能算出來這個主播和光幕來自何方。

只能歸結為神仙手段。

宋遠橋問道:『師父,那現在咱們怎麼辦?』

張三丰說:「雖說是珍貴物…到也沒那麼珍貴,遠算不上靈丹妙藥。」

「不過是一些稀罕的吃食罷了。」

「上面有簡寫字,雖然有部分字確實零碎,但也能辨認出來詞義。」

「保質期一詞,望詞生義,便是食物做出來到變質時候的期限。」

「這些食物,保質期從六個月到三年不等。」

「若是一直留存,也不太現實。」

「按照保質期,先抽取部分保質期少的,分給武當山中佃戶。」

「召集醫師看護,若是佃戶服用三五天之後無事。」

「便發給門內弟子。」

「用作山門福利。」

「這些食物糖分巨大,極其適合習武之人。」

「而且口感極佳,味極鮮,入口熟軟,堪稱上好佳肴。」

張三丰拿出一包魷魚絲吃下去,「嗯….很是令人舒爽。」

「想必天人習武之時,也有這些物品輔佐。」

「習武境界一日況且有之前兩三倍之速!」

「今日聽聞仙人意思,便是之後也有黃金換食物的渠道。」

「令山門弟子集齊黃金白銀,銅錢也來上幾框。」

「他日仙人再臨,這些東西,便要多換上一些。」

「若是有什麼可以長久保存食物的方法。」

「倒也可以討要一番。」

「仙人不是好武功秘籍嘛。」

「我武當雖說是新立之派,比不得全真少林,但也有些庫存。」

「用一下凡俗武學,換取那些辦法。」

「按照仙人此番表現出來的等價互市的原則。」

「應當也不會拒絕。」

「來往幾次,與仙人相熟,便可以詢問仙界景象。」

「問一問飛升之法。」

宋遠橋一聽,確實是個辦法。

當即就和找來幾個信得過的弟子僕役,將這些箱子搬到庫房裏面去了。

至於後面的幾句什麼飛升,什麼仙界。

那都是師父的事情了。

他一把年紀了,功力還沒張三丰十分之一。

什麼飛升什麼仙界。

能把武當經營成名震武林的大派,就是他的畢生理想了。

下了直播。

陳默在電腦桌上找到了二兩金子。

那是真的小。

金子本來就密度極高。

一塊手指頭大小的金條,便有半斤到一斤重。

俗稱小黃魚。

陳默手中這一條,倒也能算小小黃魚了。

他做電商的,倒是準備的有克數稱。

上稱稱了一下。

「103g。」

「按照現在的金價,接近五萬塊錢。」

現在金價年年漲,已經漲到了480多塊錢一克。

當然,這是購買價。

如果要出售的話,肯定是要折價一點。

再加上到時候收購的時候,收購方也會出一點手段。

實際能到手四萬五都算是好的。

下了班去找了城中的三周一鳳,比對了一下三家的出價。

最終陳默還是在國家銀行這邊給出了。

銀行有回收黃金的渠道。

只不過一般不開,而且基本不接受民間黃金。

陳默有個表叔在銀行工作,給陳默開了一個小小後門。

送陳默的時候,表叔說:「你這算是偶然所得還是啥。」

陳默說:「嗨,我不是電商嘛。」

「有一客戶,買東西暫時拿不出現金。」

「就用這玩意抵賬了。」

表叔說:「那就是營運所得,算個人所得,不算偶然所得。」

「到時候年底報稅的時候,你機靈一點。」

「你這個走賬太大,容易讓人查。」

陳默無語:「四萬五還算走賬大啊…,」

表叔說:「現在超過兩千都算是大走賬,一天之內連續過兩千,就得拿出正規理由。」

陳默想到自己以後估計走賬還得更大。

就問表叔,「我之後估計一天就好幾萬,有沒有別的法子。」

「我可不想天天被人打電話問。」

表叔驚訝,「我靠,你小子一天走賬四萬五,以後還天天有?」

「你小子是不是在幹什麼見不得人的買賣?!」

陳默笑着攤手,「電商!電商!直播帶貨,給外國帶,這不是風口嘛。」

「隨便走一個大單子,不就是幾十萬幾百萬的錢。」

表叔感慨,「你小子啊,以後算是發達了。」

「這樣,如果你之後總資產過來五十萬,來銀行我給你開一個大客戶渠道。」

「有大客戶標記,走賬就不會有人問了。」

「但是你小子得給我保證,你小子別幹什麼違法的勾當。」

「不然你表叔這工作得丟,你小子得進去。」

陳默笑着說:「哪能啊,表叔,我大學生!」

「我能不知道這個嘛!」

「遵紀守法好公民我是!」

表叔對陳默的性格也熟悉,兩家人走的進。

囑託了兩句就不說了。

出了黃金,拿到四萬五塊錢。

陳默先去給貨源廠家結賬。

不知道系統怎麼操作的。

貨物苦茶一下就丟異界去了。

可是陳默這裡沒有貨啊。

都是人家廠家備貨只發的。

到時候廠家一核對。

焯,我貨呢?

不得瘋了。

陳默拿到錢就給貨源廠家打電話。

一打電話核實,這才知道。

出單了。

但是出單之後,還沒打包,貨物就在倉庫丟了。

這系統辦事糙啊….

陳默急忙說:「是我那個着急,我叫人給拉走了已經。」

「沒丟,我自己給拉走了。」

「以後單獨給我備貨放一倉庫,我自己備貨發貨就行。」

「好好好,對,貨款我現在給結算,不用按月結,就按次結算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