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此刻,

三娃跪在地上,恨恨的看了二哥一眼,跟着開口道:

「玄叔公,我跟我二哥……呸……我跟二狗這小子合夥開了個養雞場,您是知道的。」

周塵淡淡道:

「嗯,怎麼?是因為分錢分的不滿意嗎?」

他話音剛落,

二狗立刻就嚎叫道:

「是啊!玄叔公!當初開養雞場的時候,我們明明說好的,賺了錢利潤五五分,但誰知道,三娃非要分七成!」

周大蔥在一旁聞言,不禁皺起了眉頭,道:

「三娃,你這有點黑啊,都是自家兄弟,你這麼欺負你哥哥?是不是就仗着你長得高大些啊?」

網友們也是紛紛開始鍵盤斷案,十分的積極。

【我也覺得!這三娃也太黑了,瞧把他哥打成那樣!】

【我支持二狗!】

【對,我也支持二狗!】

【周塵雖然才七歲,但應該也能聽得出是三娃的錯吧?可別偏向了三娃,那就昏頭了】

【昏頭?他一小孩子懂什麼?】

【別著急,根據剛才的觀察,我覺得周塵的心智還是比同齡人更成熟些的,事情都明顯成這樣了,他應該能公正評判】

夏嫣然在一旁瞧着,也覺得三娃實在是欺人太甚。

沒曾想,這時,周塵卻看向二狗,開口道:

「二狗,你確定事情真如你所說嗎?」

他明明只有七歲,長相更是眉清目秀,唇紅齒白,任誰見了都想掐掐他那水嫩的小臉。

可此刻,周塵這句話問出,雖然平淡,卻令得二狗渾身一顫!

二狗立刻低下了頭,不敢言語了。

三娃見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道:

「你說啊!怎麼玄叔公一問你,你就不敢回話了!」

跟着,他轉向周塵,道:

「玄叔公,我就實話跟您說了吧,這養雞場一年多來,全都是我在打理,二狗連管都沒管過!雞崽是我親自挑選的,飼料是我一卡車一卡車拉回來的,我天天起早貪黑,好不容易土雞養大了可以賣了,我這麼辛苦,您說說,是不是該多分點利潤?」

二狗聞言,不禁昂起了頭來,瘦小的身軀瞬間爆發出強大的怒氣,道:

「當初說好了我們一人出一半錢,利潤也是五五分,你辛苦又怎麼了?沒我出錢,我們這養雞場開的起來?」

周大蔥在一旁搖搖頭,嘆了口氣。

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這件事,說是二狗的錯吧,好像也是,他不該這麼懶,

但,要說三娃多分錢吧,好像又不對,畢竟兩人一開始就說好了的。

夏嫣然和女導演也是對視了一眼,覺得這件事十分難辦。

彈幕更是紛紛湧出!

【我靠,這麼聽下來,好像三娃多分點也沒錯啊!】

【對,這二狗太雞賊了,就知道欺負他弟弟!】

【你這話說的,說好的五五分,難道說變就變嗎?】

【前面的,你是不是腦子瓦特了?讓你獨自辛苦一年卻只拿一半的錢,你願意嗎?】

【換我我就願意!承諾大於一切!】

【都說網上低能兒多,這次我算是見識到了,這居然還有支持二狗的!】

【支持三娃的才是有問題吧!】

眼見觀眾們就要吵起來,

夏嫣然輕輕嘆息了一聲,不禁用有些擔憂的目光看向周塵。

這種事,連觀眾們都各執一詞,周塵才七歲大,又怎麼可能解決得了?

沒曾想,

周塵搖了搖頭,滿臉失望的表情,道:

「二狗子,三娃子,你們啊,唉……」

他明明只有七歲,但這麼一嘆息,均是讓人感受到了一種滄桑之感。

觀眾們更是瞬間就有了一點點面對長輩的感覺。

旋即,只見周塵轉過頭,瞥了一眼周大蔥。

周大蔥會意,立刻滿臉堆笑的替周塵取下了小書包,拎在了自己手上。

周塵背負着雙手,在跪着的兩人面前緩緩踱步着,

忽然,他駐足看向了二人,緩緩道:

「你們兩個說說,是錢重要些,還是你們親兄弟之間的感情重要些?」

三娃脖子一梗,道:

「可是……」

二狗冷笑道:

「我看在三娃眼裡,錢更重要些吧,否則也不至於把他親哥我給打成這樣。」

三娃指着自己頭上的血,道:

「我這不也是被你給撓的嗎?」

周塵盯着兩人的臉,道:

「這麼說來,你們還是覺得錢更重要些了?」

二娃和三狗一起低下了頭,想否認,但又覺得親兄弟倆鬧成這樣,好像也沒資格說啥。

不過,心中對於彼此的怒氣和怨恨,不禁更深了。

畢竟,這可相當於是在村裡輩分最高的長輩面前丟人了啊!

周塵見狀,不禁滿臉失望,轉身就欲離開,

他一邊轉身,一邊緩緩的道: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轟隆隆!

這話一出,兄弟倆都是渾身一震,瞬間瞪大了眼!

他們雖然沒上過大學,但好歹有高中文化,勉強聽得懂這首詩的意思。

剎那之間,兄弟倆都漲紅了臉,意識到自己簡直是大錯特錯!

是啊,他們兄弟倆,就跟這首詩里說的一樣,明明是同一個媽生的,為什麼非要為了點利益鬧成這樣?

兩人更是不由得想起了,兄弟倆小時候的快樂時光,

一起上山抓鳥,一起下河電魚,

二狗犯錯了,三娃幫着抗,

三娃犯錯了,二狗幫着頂。

難道,人長大了,為了利益,就得連這樣珍貴的兄弟情都不顧了?

二狗再也忍不住,轉頭就對弟弟道:

「三弟,你拿七成就七成吧!這一年來我也忙,這才沒工夫顧養雞場的生意,別說七成了,八成都是你應該得的!」

三娃連連搖手,道:

「不不不,二哥,說好的五成就五成,一成我都不多要,你要是不同意,這錢我一分都不拿了!」

周塵聞言,這才回過了身來,笑道:

「這樣才對嘛,你們親兄弟,理應互相謙讓,和睦相處的為好!」

周大蔥更是大笑道:

「哈哈哈,聽見玄叔公說的了沒?還不快謝謝玄叔公?」

兄弟倆此刻隔閡消除,心中對周塵都是大為感激,不住的磕着頭,異口同聲的道:

「多謝玄叔公,多謝玄叔公!」

但,觀眾們瞧着這一幕,卻是震撼到了極點!

大炎國的歷史上,雖然漢朝就有詩詞歌賦出現了,但詩從未在唐朝興盛過,詞也從未在宋朝崛起過。

更沒有什麼曹植,李白,杜甫,蘇軾,柳永等等的大才子出現過。

因此,大家自然也就沒聽過曹植的這首七步詩。

【卧槽!卧槽!卧槽!我聽到了什麼?這也太牛逼了?】

【這真是一位七歲的小孩子能做出來的詩?】

【非但平仄和韻腳對上了,而且這首詩的立意更是絕了,完美的解決了這兩兄弟的矛盾啊!】

【而且你們發現沒有,這首詩特別的朗朗上口!我只聽一遍就記住了!】

【我現在終於有點明白,為什麼年僅七歲的周塵在村子裏能夠這麼受人尊敬了!這也太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