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嗯,拿給我看看吧,這可是大事,你們這些小輩不太懂,別一時糊塗弄錯了。」

這本是十分平淡的一句話,

可,由年僅七歲,精緻的像個瓷娃娃似的周塵說出來,

無論是夏嫣然還是網友們,都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

「好嘞!」

沒想到,周天養卻是十分高興,答應了一聲後,興沖沖的就準備跑回屋,把老黃曆給拿出來。

沒曾想,周塵此時卻開口,叫住了他。

「不必了,你直接告訴我定的哪天就行。」

周天養動作一停,立刻轉回了身來,恭敬的哈了哈腰,笑着道:

「好!玄叔公!我想想……好像就是在大後天。」

周塵聞言,不假思索道:

「那可不行,改成明天吧。」

周天養半分都沒猶豫,立刻回道:

「好!聽玄叔公您的!」

這一幕,被綜藝節目里的網友們瞧見,彈幕更是立刻炸了!

【要不是知道田園的生活這檔欄目,從來就沒有劇本,我真要以為這是節目組請來演戲的了!】

【哈哈,這也太離譜了!這村長怎麼會這麼聽這小朋友的話?】

【別說聽話了,你信不信,過年村長還得給這小孩子磕頭!(滑稽)】

【沒錯,我就體會過!在宗族觀念濃厚的地區,很講究長幼有序的!】

【可……這日子就這麼換了?真就一點不講究的?】

【村裡輩分最高的長輩都發話了,晚輩敢反駁嗎?雖然,這長輩只是個年僅七歲的小學生(滑稽)】

【有道理,但我還是覺得太魔幻了,哈哈哈!】

觀眾們雖然七嘴八舌的討論着,

可,此刻,熊貓市,

熊貓市最為著名的乾坤風水公司里,一位道士打扮的老總,聽見周塵的話後,卻是瞬間愣在了屏幕面前!

他愣了好半響,才像是突然回過神來,伸手就打開了辦公室的柜子,不顧一切的從中翻找了起來。

由於太過激動,甚至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茶杯!

終於,這位道士從一柜子雜亂的道經中,翻出了一個鐵制的八卦盤!

他將八卦盤放在了桌子上,左手按在八卦盤的乾位和離位上,右手開始不斷的掐算着什麼,

好半響後,這道士渾身狠狠一震,瞳孔瞬間驟縮,失神般的喃喃道: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象曰,師出以律, 失律凶也。」

「九二,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

「也就是說,如果將喜喪的下葬日,從大後天改成明天的話,那就是將否臧凶的卦象,換成了承天寵的卦象!」

「而且,還完美的契合了那一百零一歲的年齡!真是太妙了!連我都沒想到,居然還能這麼改!」

「這七歲的小孩子……居然真的懂怎麼選黃道吉日!」

「而且,風水學上的造詣極其高超!連我也望塵莫及!」

意識到這一點的瞬間,這道士癱軟般的躺在了椅子上,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畢竟,作為大炎國風水道學界,最為知名的幾位道士之一,

乾坤道長,可接受不了一位七歲的小孩子就能比他更厲害的打擊。

可緊接着,

乾坤道長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雙眼忽然一亮:

「對!也有可能是這小孩子瞎猜的,否則這也太巧了,嗯,就是這樣,絕對是我想多了。」

說雖這麼說,可他卻更加聚精會神的觀看起了這《田園的生活》綜藝節目來。

本來,他只是閑着無事想看看這種悠閑的綜藝放鬆,

但現在,道士決定,要一直追下去!

他倒要瞧瞧,這七歲的周塵,究竟是不是真的懂風水道學!

……

此刻,周家村,村長大院。

眼見周天養歡天喜地的拿着老黃曆,準備去通知三曾叔公一家。

周天養的父親,周大蔥,則是看向周塵,搓了搓手,笑道:

「曾叔公,既然您今天就回來了,那晚上咱們村子給您辦個接風宴吧?也正好給大家宣布宣布,您是咱們周氏宗族的族長了!」

周塵微微皺眉道:

「這不好吧?可別麻煩大家了。」

周大蔥咧嘴一笑,頓時泛起滿臉的褶子,道:

「那不可能,大家高興還來不及呢,都挺想您的!」

周塵微笑道:

「既然如此,那行吧。」

周大蔥激動道:

「好,我這就去通知各家各戶!曾叔公您知道嗎,您去讀書的這幾個月,大家可天天都在念叨着您呢!」

然而,他話音剛落,

只聽一聲憤怒的叫喊聲,從門外響起。

「周叔!我要跟我二哥斷絕關係,我實在是忍不了了!」

旋即,只見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頭破血流的從院子外沖了進來。

因為他滿頭是血,模樣看起來有些可怖,夏嫣然都被嚇了一跳,急忙給他讓路。

緊跟着,另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跟着響起,一個較為矮小的漢子也跟着走了過來。

「分家就分家吧,你這種兄弟,我不要也行!」

這矮小的漢子也是鼻青臉腫,顯然,這倆兄弟剛打過架。

周大蔥見狀,着急的剛準備勸勸這兩兄弟。

突然,只聽一道稚嫩但滿含冷意的聲音響起。

「二狗子,三娃子,你們倆怎麼搞得,怎麼打成這樣?」

這話一出,

本來怒氣沖沖的兄弟倆,頓時瞧見了站在大院中的周塵,

下一刻,兩兄弟噗通兩聲就跪下了。

「玄叔公,您可要給我做主啊!我二哥他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玄叔公,你瞧我三弟把我這一通打的,您可要給我評評理啊!」

周塵背負着雙手,淡淡的道:

「你們先說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打架?」

周大蔥也是連忙道:

「對!正好曾叔公在這兒,你們誰受了委屈的,讓曾叔公給你們主持公道!」

夏嫣然在旁邊瞧着這一幕,不禁無辜的眨了眨眼。

自己沒聽錯吧?

讓一個七歲的小孩子,給兩個三十多歲的漢子主持公道?

是不是有點……太魔幻了?

觀眾們更是再度轟動了!

【哈哈哈,我不行了,這也太搞了!】

【這個村子到底咋回事?周塵小朋友看樣子也才剛上一二年級吧?居然要給兩個成年人主持公道?】

【這真是離譜的外公給離譜的母親開門——離譜他媽到家了!】

可,緊接着,周塵說出的話,卻讓觀眾們渾身劇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