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只見鎮長周佩玉扶了扶金絲眼鏡,問道:

「曾叔公,我家裡的錢也能全拿出來,但我能不能問問,您究竟想投資什麼項目啊?」

對於周家村的每一個人,或者每一戶人家來說,周塵的爺爺和父親都對他們有救命之恩。

因此,周佩玉雖然謹慎的詢問了,但也是準備出錢的。

卻見周塵微微一笑,道:

「這可是咱們一整個村子的錢,無論來源還是去向,都得清清楚楚的,明天你就知道了。」

周佩玉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忽然笑道:

「曾叔公,您這事辦的公正!大家肯定心服口服!」

他這麼說,其實也是在為周塵留條後路。

意思是,要是全村的錢真的虧了,那也是周塵實打實拿去投資虧了的,並非被挪用了。

當然,周塵要是真的挪用了這些錢,村民們其實也不會說什麼。

甚至很多人,其實就是抱着給周塵錢的想法,出的這筆錢。

「好了,大家開飯吧,我肚子也餓了。」

周塵這句話說完,爬下了椅子,

周大蔥眼疾手快,立刻給周塵換了一張新的椅子。

周塵拿起筷子,目光在九大碗里掃了一眼,夾起了他最想吃的粉蒸牛肉。

在周家村,九大碗分別是粉蒸牛肉,螞蟻上樹,糖醋排骨,回鍋肉,清蒸雞,東坡肘子,老鴨湯,夾沙肉,以及咸燒白。

因此,別看只有九大碗,一桌子十個人還不一定吃的完!

眼見周塵動筷,並吃下第一塊粉蒸牛肉後,

全村人這才敢紛紛動筷,都是大快朵頤了起來,

席間,還有不少人來找周塵敬酒,

但周塵是小孩子,畢竟不能喝酒,於是以茶代酒。

夏嫣然早就餓了,此刻吃着各種各樣的菜,也是十分的快樂。

很快,在歡聲笑語中,這一頓接風宴結束了。

到了宴席末尾,村民們將一張張桌子都撤了出去,卻沒人離開,

反倒是,一整個村子的人,都聚集在了這村廣場內。

而且,每個人的手上,都拿了一個陶瓷杯,陶瓷杯里裝滿了酒。

上千個人,此刻站在一起,烏泱烏泱,竟給人一種十分壯觀的感覺。

周家村的人之所以沒有離去,是因為知道,接下來,才是整個周氏宗族真正的重頭戲。

夏嫣然隱隱猜到接下來要幹什麼,乖巧的站在一旁,安靜的看着。

還別說,這種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參加,還有點小興奮。

導演劉姐更是發揮了專業素養,扛着攝像機,跑到了旁邊一個小土丘上,勢要給觀眾們提供最佳視角。

只見此時,

一眾七老八十,甚至九十來歲的老頭老太太,站在村民們的第一排,

有些老人因為年紀太大,甚至只能坐輪椅,但還是堅持着來了。

緊跟着,以周佩玉為首的五六十歲的人們,站在了第二排,

再然後,是以周天養為首的中年人們,站在第三排。

旋即,是村子裏的年輕人們,站在第四排。

再然後,就都是些小孩子了,全都站在第五排。

這些小孩子此刻竟是出奇的安靜,小臉上充滿了肅穆的表情。

不過,也有些小孩子站在了第四排,甚至有站在第三排的,但再往前就沒有了。

終於,

周塵端着一杯酒,一步一步,走到了眾人面前。

身為小孩子,他雖然不能喝酒,但這種時刻,還是需要喝一杯的。

只見他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肅穆之色,轉過了身,背對着眾人。

朝着青牛山的方向,舉起了酒杯。

那裡,是埋葬着周氏宗族歷代先祖的地方。

旋即,周塵開口,聲音平緩,卻又充滿了難以言喻的莊嚴。

「常言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我們周家村,代代傳承,上千年來,到了我這兒,已經是第五十代了。」

「周氏宗族,無論哪一家,哪一戶,無一不是勤勤懇懇,老實本分之人。」

「千年歲月,我們周家村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着勤勞與踏實,過上了如今的好生活。」

「正所謂,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一族不可無長,一家不可無主,」

「今天,得大家厚愛,我來擔任我們周氏宗族的族長,」

「我將率領我們周氏宗族,繼續發展下去,不復祖宗苦心,不復族人眾望!」

說罷,周塵舉起酒杯,對着青牛山一敬,仰頭一飲而盡。

在他身後,上千周家村人,亦是敬向青牛山裡埋着的先祖後,舉杯痛飲,

旋即,所有的周家村人,除了坐輪椅和拄拐杖的外,都跪了下去,異口同聲道:

「周氏宗族上下全族……拜見族長!」

田園的生活直播間里,本來還因為周塵投資一事瘋狂引發的各種節奏,此刻,竟是齊齊停了,

短暫的寂靜後,彈幕瘋了般湧出!

【為什麼我突然有了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太帶感了!這就是南方的宗族文化嗎?】

【哈哈,周塵小朋友那年僅七歲的身高,竟都彷彿變得高大了起來!】

【媽呀,我七歲的時候還在天天玩遊戲機,周塵七歲居然就當族長了,還掌控着一個多億的宗族資金!】

【可別提那一個多億了,說不定過幾天就虧完了!】

可,因為周塵投資這件事,實在太過驚世駭俗,直播間的話題,很快又變了回去。

周塵自然是不知道這些彈幕的質疑,

當晚,村民們踴躍無比,紛紛帶着銀行卡去村鎮銀行的二十四小時自助機里跨行轉賬。

可能是由於深夜的緣故,跨行轉賬稍有延遲。

很快,第二天到來。

一大早,周塵就去到了村委會中。

此時,轉賬已經全部到位,周天養正一筆筆的核對着。

他剛核對完,就瞧見了周塵,不禁咧嘴一笑,道:

「玄叔公,您來啦!」

周塵淡淡的「嗯」了一聲,開門見山的問道:

「一共籌集了多少錢?」

周天養看了眼賬本,道:

「一共302戶,517人匯款到我們村委會,籌集了兩億abc五百二十七萬資金!」

周塵聞言,不禁頗有些意外,

他本來以為,最多只能籌集到一個多億,沒想到竟都快接近二點五個億了!

「看樣子,村裡的有錢人不少啊……」

周塵這般想着,當即看向了周天養,道:

「天養,接下來,你按我說的做。」